相关文章

安徽10万孩童考级忙 花钱受累引思考(图)

据合肥晚报消息,前天下午2点多,菲菲在妈妈和奶奶的陪同下,来到合肥经开区的考级地点,参加中国音乐家协会社会艺术水平等级考试,这是为期7天考试的第一天。此时,考点大门外已经挤满了等候考试的孩子和家长。

由于台风到来,原本酷热的天气凉爽了许多,但等待考试的场面依然有些火爆。而这样的场面,每年的暑假都在上演。

“一个考场,每天大概有75人左右吧。”中音协合肥考点今年共有近5000人参加艺术水平考级,项目包括钢琴、小提琴、古筝、电子琴、二胡、声乐等。其中小提琴和钢琴考级人数占了80%以上。而这仅仅是合肥一个考点,中音协在安徽省有16个考点,人数预计有2万人。

8岁的菲菲学琴两年,这次考的是四级。菲菲说,刚开始学琴的时候特别讨厌,但是妈妈让学,现在,自己也渐渐地喜欢上了。

“多学一门艺术,就相当于给孩子多开一扇窗。”菲菲妈妈说,“现在孩子都在学,再说暑假这么长,不学点啥,孩子也荒废了。参加考级主要是为了检验一下孩子学习的成果,通过了表示获得了专家认定,对孩子学琴是一种鼓舞和促进。”

据悉,目前安徽省考级资质获得文化部认可的只有安徽省文化馆和安徽省职业艺术学院,仅仅这两个机构一年考级的孩子就超过5万人,并且每年都在增长。此外中音协、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有十多家机构在安徽设立考点。“考级孩子总人数10万,这还是个保守数字。”8月2日,合肥一家考级机构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从2011年开始,安徽一些学校招考特长生,已经不再将艺术考级证书作为参考。2015年,安徽省教育部门曾经出台文件,特长生不再挂钩艺术考级证书,不过这并不能阻止家长和孩子们考级的热情。据悉,仅仅安徽省文化馆,去年全省考级报名人数2.7万左右,今年预估有3.5万。

考级证书已经不再与特长生挂钩,为何还有那么多家长趋之若鹜?“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就想培养孩子的艺术爱好,考级也是为了证明孩子的水平。”“不少孩子小提琴过了七八级,谁也不想自己的孩子太落后。”“当初让孩子学习,就是想让他有一技之长,对未来的发展有一定帮助。”采访中,家长如是说。

“更多的家长,看中的不仅仅是一张证书,而是用这张证书,来给孩子鼓励,严格意义上来说,考级也是素质教育的一种方式。”一位考级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在艺术考级热潮日益高涨的今天,为考级而考级,忽视基本功训练和艺术素养的提升,艺术考级有“走偏”的倾向。专家说,真正的艺术是潜移默化、点点滴滴中培养出来的,追求考级,是急功近利的表现。“一年10万孩子考级,仅仅报名费就有数千万,还有庞大的培训市场。考级热背后存在着巨大的利益链。”

“女儿学小提琴三年,一堂课150元,小提琴换了好几把,一把都是两千多。三年怎么也花了好几万吧。”一名送孩子考级的家长告诉记者,“这还不包括送孩子来回耽误的时间,还有一年一次的考级费用,我一年工资都不够养她。”与钢琴相比,小提琴要便宜很多。孩子学钢琴,买一架钢琴最少也要一两万,上课的费用也高,每小时就要100元—300元。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吴芳/文 江雨/摄影